欢迎访问瓜州政法网!

长安人物

他将青春融进祖国的边境线

时间:  2019-10-12 14:21  
他将青春融进祖国的边境线
 
记新疆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见习民警臧帅
  
□ 本报记者 潘从武 本报通讯员 李康强
 
“红其拉甫”是塔吉克语,意为“不可逾越的红墙”。这里,年平均气温在0℃以下,被称为“生命禁区”“死亡雪海”。
  
新疆喀什边境管理支队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位于新疆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族自治县达布达尔乡红其拉甫村,驻地平均海拔达4300米,含氧不足平原的48%,该所管辖的边境辖区面积达5238平方公里,边境线长415公里,有多个通外山口要道,派出所担负的边境管控任务极为繁重。该所也是新疆海拔最高、边境线最长、边境辖区最大的派出所。
  
自1974年派出所成立以来,驻守在这里的一代代红其拉甫人,通过燃烧生命守边防的方式,实现了边境辖区连续45年无刑事案件的骄人成绩。
  
今年3月,来自辽宁大连的90后新警臧帅志愿加入到了这个先进集体中,为新时期的边境管控工作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他说,要在高原扎下根,将青春融进祖国的边境线。
  
近日,记者从塔什库尔干县出发,沿着中巴友谊公路盘旋而上,行驶1个半小时后,来到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近距离感受臧帅戍边的工作和生活。
 
“我要成为高原上的雄鹰”
 
一米七五的身高,说话时有点腼腆,受强烈紫外线影响,他的脸上被晒得黝黑,嘴唇干裂发紫,这就是臧帅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
  
今年21岁的臧帅是辽宁大连人,来红其拉甫之前,他是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边防支队的一名战士,到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才7个月,他已深深地喜欢上了这里。
  
他说,到离家最远、离天最近的地方戍边,是他从小的梦想。
  
“在内蒙古当兵时,我就听说过红其拉甫。这里不仅是海拔的高地,而且是最能锻炼人的地方,来到这里我无怨无悔!”臧帅说。
  
去年年底,公安边防部队改革中,在内蒙古工作的臧帅面临着新的选择:复员回家?还是继续参加公务员考试?最终,他作出了抉择:“去新疆!去红其拉甫!我要成为高原上的一只雄鹰!”
  
3个月的新警培训结束后,他毅然决然地选择前往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工作。
  
一到红其拉甫,臧帅才发现,这里的工作环境和条件比自己想象中要恶劣的多。
  
臧帅所在的衣拉克素边境警务站,海拔达4300米,是名副其实的“生命禁区”。受高寒缺氧影响,这里夜间的温度达零下17摄氏度,警务室里24小时都烧着火炉。
  
在这里工作,用电只能靠太阳能,就连吃水也要从派出所拉。至于吃饭都是民警和护边员挨个轮着来做。拉条子、抓饭、馕、奶茶,这些臧帅以前从未接触过的食物,如今,臧帅也学会了做两三样。
  
在这里,手机网络信号总是时有时无。有时候为了给家里报个平安,臧帅只好爬到附近比较高的山坡上,手机才有微弱的网络信号。
  
“警务站条件虽然很艰苦,但是职责任务却很光荣。组织让我带领群众护边员在这里驻勤,我就要认真履行好职责,边境一线的安全稳定来不得半点马虎。”臧帅说。
 
“咱缺氧但不缺精神”
 
“作为一名新警,臧帅工作积极性高,主动性强,巡逻踏查、治安查缉、高原救助、服务群众、接处警,凡是有任务,他总是抢在前面,努力做的最好”,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教导员范川川说,作为一名90后,臧帅把自己很快融入了高原。
  
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辖区边境线长,通外山口多,巡逻踏查就成了民警常态化的工作之一。
  
今年3月,臧帅来到派出所不久,就在所长夏洪强的带领下前往边境前沿的塔吐鲁沟参与了首次边境巡逻。
  
那天上午,巡逻队从警务站坐车出发,汽车行驶了70多公里后,前方的雪山阻断了前进的道路。
  
臧帅和战友们只能骑马前行。行进中,猛烈的风雪灌进了臧帅的袖子和领子,风吹雪打在脸上似刀割。随着海拔越高,缺氧使得臧帅呼吸困难。当他和大家翻越海拔4993米的盖加克达坂时,两腿突然深深陷进了一个雪窝。此时雪窝一侧就是悬崖,稍不慎就会摔下去。
  
当战友们将臧帅从雪窝里拉上来时,他笑着说:“巡逻踏查,咱缺氧但不缺精神!”拍掉身上的积雪,他和战友们继续攀爬前行,来到满是积雪的通外山口展开了踏查。
  
这一趟巡逻中,臧帅与战友们趟过了几条寒冷刺骨的冰河,穿越多个无人区,渴了喝雪水、饿了啃干馕。
  
当他们从通外山口回到警务站时,已是晚上12时。
  
今年8月下旬,派出所组织了一次清山踏查,臧帅又是冲在了最前面,他不仅通过自己掌握的边境地形知识主动当起了带路人,而且在巡逻过程中,他还积极帮助其他同志。
  
“有难走的路我先上,大家跟好了!”硬是拼着这股子精气神,在臧帅的带领下,大家手牵手,心连心,成功翻越了多座海拔达5000米的达坂,“虽然巡逻一次很艰难,但我们每个月都要巡查边境前沿情况,越是偏远的边境辖区,越不能掉以轻心,边境无小事。”臧帅说。
 
“看到村民笑容就满足”
 
臧帅告诉记者,在帕米尔高原上,许多牧民都居住在深山之中,且高度分散,每户牧民之间相距少则几公里,多则数十里。他到最偏远的村子开展工作,要骑马或牦牛前往,走180公里的山路,来回需要六七天。
  
其间,还需要翻越多座5000米左右的达坂,要克服通信不畅和紫外线强的种种困难和不利因素。
  
对于边境派出所的民警来说,工作难度相当大,但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民警为民爱民的情怀。
  
今年9月初,臧帅与另外一名民警在前往热斯喀木村走访时获悉,村里一名65岁的塔吉克族大娘多来提汗腿部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甚至无法正常走路。
  
了解到多来提汗大娘家庭困难,无钱治病,经常只能躺在炕上休息。臧帅专门为老人送去了治疗风湿的药物和各类砖茶、盐巴等生活用品。
  
每次入户走访时,他都要到多来提汗大娘家里坐一坐,嘘寒问暖,帮老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老人逢人便说:“小臧比我亲孙子还要亲,小臧警官亚克西!”
  
还有一次,臧帅在热斯喀木村走访时了解到,一些村民需要办理身份证,还有的村民身份证即将到期需要更换。
  
为方便大家,他干脆和同事背起照相设备骑着牦牛进村,历时15天,把这54名群众的信息采集完毕,然后又协调县公安局办好证件又集中送回村里。
  
通过帮助服务群众做好每一件小事,臧帅逐渐赢得了群众的认可和喜欢。
  
现在,只要他到村里走访,塔吉克族群众就纷纷围拢上来,邀请他到家里做客。村民们都愿意和他拉家常,给他反映社情民意,臧帅俨然成了村民的贴心人。
  
“群众工作是我们维护边境稳定的基础,我们只是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每次看到村民们满意的笑容我就非常满足!”臧帅说。
  
离家5800公里,臧帅也很想家。臧帅说,他的父母都是农民,父亲目前在工地打工,母亲因腿不方便在家里养病。他说,父母都很支持他的工作,他要踏实干出一番成绩来。
  
坚守在离家遥远的西北高原上,90后的臧帅立志将青春写进“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的高原,将热血倾注于红其拉甫的万里戈壁,守卫好辖区群众的安宁和边境的稳定。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贺娜娜